Yumi

超级闪厨,不吃闪攻,梦想有一天能出闪闪的本子。

论NTR的多样性

苍穹之楔:

弓金士金片段


关键词:


挖煤,非洲,草原


###


Emiya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凌晨三点了,他红色的大衣上满是漫漫旅途沾染的尘埃,古铜色的面庞上也有些许干燥的细痕。整整一年的外出考察让他心神俱疲,他有点颤抖地摸出钥匙打开门,就连饥饿和干渴都抛在脑后,一心只想把头埋在那个人温热的怀抱里,嗅他身上家的香味。


吉尔伽美什会说什么呢,会大发怒气还是直接给自己一拳?毕竟他一整年没有消息,工作需要考察的地点甚至连通讯信号都没有,最简单的打个电话发个短信他都做不到,哪怕是回程,总部也只给了一个大概日期。


他应该不知道自己今天会回来,Emiya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渴望恋人惊喜的叱责。


心里百感交集之际,门已经被打开。


一个人的别墅显得格外空旷,不知道吉尔伽美什这一年过的好不好?


Emiya轻轻推开卧室的门,果不其然,吉尔伽美什还在他们的床上安静地睡着,只不过Emiya在家的时候他习惯睡在左边,现在则躺在正中间。虽然知道不该打扰他的睡眠,但思念之情已经无法抑制,Emiya打开了灯。看着那被子下纤细的身影和柔软的金发,心下温暖,走过去掀开被角,抚了抚他的金发,然后捧着吉尔伽美什的脸庞就吻了下去。


吉尔伽美什皱着眉毛挣脱了他的吻,揉着眼睛,迷迷糊糊地问:“唔……士郎?这么晚了别打扰我睡觉。”


待清醒过来,发现眼前站着的是什么人时,他先是睁大了眼,然后竖起眉毛,狠狠瞪着Emiya,眼睛却有点湿润。


“你还知道回来!”


Emiya不发一言,他有满肚子的话要说,而现在他什么都说不出来,满心的思念跟愧疚让他只想狠狠抱住这个人。


“对不起,对不起,吉尔、我回来了……”他的声音满是疲惫低哑,让想要挣脱他怀抱的吉尔伽美什停止了挣扎,任他抱着。


过了半晌,Emiya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松开双臂凝视怀里的人,迟疑的开口:“士郎?我不在的时候,士郎经常来你这里?”


吉尔伽美什并未作答,只是微微推开他。


“快去洗澡吧,在非洲待久了你身上全是煤灰味儿。”


洗完澡出来后,Emiya特意只围了浴袍,就连内裤都没穿。他的心里是很有点期待、应该说是迫不及待的,毕竟已经过去一年了,他们两个结婚还不到三年呢。


但吉尔伽美什似乎完全没有那个意思。只是说了句要睡觉就背过了身子,留给他一个漂亮得引人遐思的背影。


Emiya知道太晚了也就没说什么,只是默默从背后把爱人抱在怀里,实际上他自己也累得够呛,只是这么暖和得搂抱在一起就足够让他满足了。于是他压下了心底的小小不满和疑惑,因为曾经在他那些时间更短一点的出差后,不论多晚,吉尔伽美什都会急着向他求欢的。


来日方长.…….Emiya就这么搂着恋人温软的身体进入了梦乡。


——


翌日清早,卫宫士郎站在了那栋别墅前,停住了正准备按下门铃的手指。


啊啊,他还在睡觉吧,要是被吵醒了肯定要生气的,想到那个人起床气的摸样。士郎不由得露出无奈的笑容,挠了挠脑袋才记起自己带了备用钥匙。


轻手轻脚的开了门,士郎像往常那样收拾好客厅了被吉尔伽美什随手扔来扔去的衣服跟游戏碟,然后去厨房准备早餐,等食物摆好餐桌方才打算去卧房里叫醒某个懒床的金发大猫。


自从大哥Emiya走后,这样的生活已经持续了大半年,私心下,士郎希望这样美好的生活能持续到更久。


叮叮当当的声响从门外传来,凌晨到家睡了才没多久的Emiya被惊醒了,从小养成的习惯让他素来警觉,这才清早吧,会是谁在家里呢?吉尔伽美什习惯也不会大清早的订牛奶报纸之类的。


难道是进了小偷?Emiya看了看仍背对着他熟睡的吉尔伽美什,披上外衣拿上一旁的高尔夫球杆,准备起身探个究竟。


废文利用
没有下文


洗洗上午被辣到的眼睛

评论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