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mi

超级闪厨,不吃闪攻,梦想有一天能出闪闪的本子。

【士金/言金】英雄王は恋をしない!- first night-(序章2)

寻舟:



“——居然到这种地方来了呢、大哥哥。”


 


 忽然,有声音传到我耳边。银铃般清脆的少女的声音。与这漫无边际的黑泥所支配的黑暗完全不相容的可爱却既让人心生怜意的声音从底下黑色的太阳处、不,是更往里的地方传来。


 是谁、发出的声音。


“真是个笨蛋、士郎。居然自己跳进这种地方来,真是个老好人呢。”


 呵呵呵、她淘气似的笑了起来。


 这是、那个、在某天夜里遇见的白发少女。


“伊莉雅斯菲尔……?”


 这种时候居然还会产生幻听。但是,为什么会在这里对一个几乎连话都没有怎么说过的少女的声音产生幻听呢?


 黑暗中白发少女的声音不断持续着。像是回应这个洞穴一样,那稚嫩的声音穿透这深邃的、满是黑泥的空间,将其净化。


“我最最讨厌那个家伙了……不过要救士郎的话,也只能这样了。”


“等一下,这是怎么回事啊?你究竟在哪里?”


“哼哼,这是秘密。才不会这么简单就告诉你。”


 看不见她的身影,有的仅仅只是声音。似是无声电影的吹替虽给以无限的违和感却能让人清楚地了解。


“呐,不过这样挺好的。在这里的话,就能以我的力量帮助到士郎了。”


 这是、什么意思?


 这里是无尽的黑暗,在这个只有死亡的世界里她为什么说她能够救我?这稚嫩的声音的主人,分明不该是去救人而应是被守护的对象才是。


 那时在森林深处的城堡中悲惨死去的少女,不知为何,总有种她比我更成熟的感觉。


“不可以再到这里来了哦、士郎。”


 温柔的声音。明明是少女的声音此刻却像极了大人。


“…活下去。要是士郎死了的话我会很困扰的。”


不知为何心里难过得说不出话来连眼眶竟也要湿润起来。


 与声音同时传递过来的,还有左手手背上尖锐的刺痛。


“嘛,我能做的只有这些了噢,大哥哥。”


 这个痛感似曾相识。


 用并不存在的双眼注视着自己左手手背,现在刻在我灵魂状态的手背上的是失去Saber时已然从那里消失的红色令咒。


 那模样似剑似鞘,用以制约Servant的令咒重回到了这左手之上。


“好了、这是给你的礼物,要好好珍惜哦。”


 令咒——这怎么可能!


 令咒是圣杯授予拥有Master资格之人的“预兆”之痕。她居然将这个给了我。


“伊莉雅斯菲尔、这是怎么一回事。你究竟是……!”


 突然回想起远坂曾经说过的话,她原本是作为圣杯容器的存在。若是这样的话、她是有干涉圣杯内部的力量吗…?


“要加油哦、士郎。一旦做出决定就不会改变这是士郎的信念吧?”


 她对我的问题避而不答,可以从黑色的太阳听到她传来的声音,不,那是从更遥远更宽广的地方传来的,黑暗中,我看见了宽广无限的魔术回路。


 那是个纯白美丽的地方。雪白无垢的深山之雪将一切都覆盖而上,在那个地方冬之少女正抬头看着我。


“再见了,士郎。绝对不能再回到这里来了哦。”


 她淘气似的笑着,纯白的身影一下子消失不见了。


 我再次回归到黑暗之中。


“呜、嗯,啊——!”


那是依旧被黑泥侵犯着的吉尔伽美什所发出的屈辱的声音。那具身体几乎已经完全被黑泥覆盖,肌肤的表面被无数只细小的触手侵犯着,互相争吵着吮入骨髓。肉体已被剥夺,现在连灵魂也即将要被吸收的黄金Servant对于那大量连接至深邃虚无的深渊的黑泥束手无策。就算这家伙是拥有坚定不屈灵魂的最强Sarvant,但只要他是Sarvant就没有办法抵抗这些黑泥,垂死挣扎也不过是被拉入更深的绝望之中,等待他的是那无间地狱。


 但是、现在我的左手上有三枚令咒。


 ……脑海中闪现出与Caster交战时凛在乱剑之中向Saber伸出手的身影。


 没错,是这样啊。伊莉雅斯菲尔给了我再次成为Master的资格——


 虽然不知道她出于何种原由要来救我,但是绝不能辜负了她的这片心意,现在不是去猜测和感伤的时候,现在要做的是无论如何也要带着那家伙从这片黑暗中一起逃离…! 


“听得见吗?英雄王!” 


稍微放松了一下用手抓锁链的力量,就这样灵魂的距离呈现在眼前,与吉尔伽美什之间的距离更加接近了。


 被黑泥侵犯着的吉尔伽美什睁开了双眼,那是,被泪水浸润的红色双瞳,但是却并没有失去力量。


 


那之中,倒映着我的身影。


 


“快和我缔结契约,吉尔伽美什!”


 我竭尽全力嘶吼道。瞬间,他睁开的瞳孔中满是惊愕。


 那一定是来自灵魂的颤动,黄金色的光芒剧烈地摇晃着。


“怎么可能、和你这种家伙缔结契约!?别开玩笑了!”


 啊啊、看样子还蛮精神的嘛。总觉得可以放心了。


 那个时候远坂是怎么吟唱来着?啊,我没有完全记住。不过、这没有救援的教堂之中响彻着远坂的声音,就好像是黑暗中闪耀的蜘蛛丝一样。


“宣誓——”


 拼凑而成的设计图。我也不知道这到底对不对。在召唤Saber的那个夜里什么也不记得的半调子魔术师,连正经的训练都没接受过能做到和远坂一样的事情吗。


 结论什么的回头再说吧,现在要做的是回忆起凛的声音。


 


“汝之身体在吾之下,吾之命运寄汝剑上!”


 


 我伸出手。


 


“响应圣杯之召唤、遵从这意志——”


 左手的令咒在变热,红色的波浪翻起的波动向着被黑色渣滓所囚禁的黄金色灵魂疾驰而去。


 


“——圣杯之召若奉行、吾之性命付汝剑……!”


 颤抖,灵魂正在颤抖。大量的热以左手为中心扩散开来,面对着像是要焚尽一切的剧烈炽热的波动,黑泥开始蠢蠢欲动起来。像是明白过来此处也有一个灵魂存在着,有着如此强烈的波动一定很美味一样,齐齐朝我这边过来。


“让你这家伙做我的Master!?别太蹬鼻子上脸了,杂种!”


 尽管被黑泥啃噬,他脸上的愤怒却完全凌驾于痛苦之上,凌冽的目光似要将我贯穿——贯穿就贯穿吧,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


 


“笨蛋、快接受啊!这样下去的话我们两都会被吞噬掉!”


“闭嘴!想让我做你这渣滓的使魔?门都没有!”


“那你想死吗!”


“死!?我怎么可能屈服于这种粗鄙的黑泥!”


 


 啊啊啊真是的这家伙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要用这残破的身躯逞强到什么时候!


 


 从心底感到这猖狂的黄金之王实在是令人伤脑筋。可以断言、爱逞强到这种程度,就算放到全宇宙中这家伙也是出类拔萃的。


 


“啊啊真是的、我果然最讨厌你这家伙了!随便怎样都好快接受吧!”


 


 黑泥开始将触手伸向我这边来,若是让它们将吉尔伽美什全部吞噬掉就完蛋了。人类渺小的灵魂,眨眼间就会被解体。


 


“谁给你的权利来命令王的!要死自己去死!”


 


“不你也会死的!这样下去只能等死啊笨蛋!还对现世有所迷恋吧!就只是现在,和我联手吧!”


 得拼命说服他。之前做到那种程度也想要上来的吉尔伽美什是绝对不想死的吧。


“你要是不想,出去之后立刻解除契约就是了!”


 


“你以为我会被这种花言巧语骗到吗?做你的使魔就算只是一瞬间我也觉得肮脏——”


 啊啊啊啊啊啊啊真是的!谁来说服一下这个土皇帝!!!!


 


“抱怨的话你之后要说多少都行!!!!”


 


 就在我自暴自弃吼道的同时。


 愤怒的表情从吉尔伽美什的脸上消失了。


“——”


 取而代之的是几乎微不可见的动摇。不禁意见展露出的表情是我前所未见的,那究竟是为什么我不得而知。但是可以明白的是,第一次、我的话语传达给了吉尔伽美什。


 


“吉尔伽美什……!”


 锁链已经伸展到了极限,我将手伸出。这条锁链已经不行了,那黏黏稠稠的黑泥连锁链也视为食饵欲将其咀嚼解体。


 咔、这咬牙切齿的声音是吉尔伽美什传来的。


 尽管如此、他的手却坦诚的向我伸来。


——在这里的话够不到。


 我没有半点犹豫地将手从锁链上放开,就这样坠落到了那家伙所在的地方。


 我的左手。他的右手。


 趁着坠落的势头,我一把抓住了他的手。


 刹那间,显现在眼前的是近在咫尺的红色瞳孔。


 那里充斥着讨厌的情绪,却也十分地清澈。


 


“赌上英雄王之名立誓!但这并不代表我认同你是我的Master、杂种!”




 从他口中道出他所能接受的最低限度的诺言。


 卫宫士郎作为全新的Master、再次完成了契约。


 


 瞬间、像是要蓬勃爆发一样迸射出了金黄色的光芒。


 束缚着他、并且如今想要将我也一并卷入的黑泥无法承受这光芒所带来的波动全都被焚烧殆尽了。黑暗中似白玉砌成的身体上浮现出赤红色的纹路,并且可以清楚地看见他手中所持的魔剑。


“你、究竟——”


 碾碎灵魂般的刺痛使我失去了言语能力。魔力从我的灵魂深处一点一滴的抽取出去,毫不留情、冰冷透彻,仅为达成吉尔伽美什足以挥动魔剑的力量。


“给我坚持住啊、杂种。”


 他小声地呢喃道。


 忍受剧痛的同时,炸裂的金色闪光在我的视野里四散开来。




 噗咚!


 


 像是从水中将脸庞浮现出来、或者说是纵身跃入水中一样,这两种矛盾的感觉在我体内游走,我就像那惊涛骇浪中的贝壳,蜷缩着身体忍耐着这股冲击。


 好痛、好痛、好痛。这是什么,难以言语的疼痛,就像身体被刀子分解成了两段一样。


 但是、能够感觉到这般疼痛那就说明……


 我睁开双眼。


 映入眼帘的是远坂哭泣的脸庞。


“……士……”


 是想说“士郎”吧。但是我没能将这句话说出口远坂就用她纤细的身躯扑了上来紧紧地抱住我。温暖的体温,光泽亮丽的黑发。


 ……太好了。远坂果然没事。




“我还活着、真好。”


 


 我小声地念叨道、能听到断断续续的言语才有自己还活着的实感。能如此思考的念头也好、抚摸着远坂头发的手也好,都还好好地在这里。


“这是当然的吧,笨蛋!”


 抬头是远坂生气的脸庞。泪痕还隐隐约约的残留在脸上,让这样的她生气我内心十分过意不去。让她、担心了……。


 光芒穿透云层,黎明已经到来。黑泥的气息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像之前那样到达界限破体而出的疲劳感、以及山上清新的空气。


“慎二也,没事吗?”


“多亏了Saber,让他滚到这里来了。”


 远坂脸上隐约闪过一丝寂寥。但是,远坂也看到了Saber脸上最后浮现出的那抹澄净吧,没有任何悔恨的神色一脸安定的样子。


 身体到达极限的疲劳感并没有消除,但是亲眼看见远坂平安无事后,感受到了比刚才更真实的现实感。从那个噩梦般的黑暗中,我安全地逃离了出来。


 沙啦、砂之音从身旁传来。


”——啊“


 反射性地快速从地上爬起将远坂挡在身后。清晨的余光下,英雄王吉尔伽美什依旧保持着和我打斗时的姿态站立着。


 清晨冷冽的空气,光彩夺目的金发和红玉般闪耀的红瞳,他静静注视着我们的样子和堵住我们去路时没有任何变化,被我斩落的手臂恢复成了原来的样子,现代风的装束,和初见时一样充斥着使人血液冻结的威圧感。


 对了。我和这家伙缔结了契约,然后不知使用了什么方法从那个洞内逃离了出来。


 ——但是,警戒并不会因为如此而撤销。


 吉尔伽美什那平静的红瞳中闪烁着锐利的光芒。虽然这并不像是可以称之为杀意的光芒但也不能因此就掉以轻心。


“……多谢、你的帮忙。英雄王。”


 我谨慎地说道。


“多亏有你,才能得救。”


 话说回来、原本是为了救这家伙才会飞身跳进那个洞穴里的,不过这家伙也应该绝对不想听到这种像是受人恩惠的话,就改口了。


“诶——等一下,士郎、那个令咒、该不会是……”


 是注意到左手上的令咒了吗?远坂大喊道。


并不是在做梦。果然,从伊莉雅斯菲尔那里得到令咒是真的,我真的,变成了那家伙的Master。


”……要破坏那个洞穴需要你的力量,仅此而已。“


 意外平静地,吉尔伽美什如此说道。他并没有错开目光,无论身在何处都是支配者的他所拥有的那双红瞳即使在我这个新任Master面前也毫无波动。是了,这家伙就算现在立即施展王之财宝再次进行战斗也不奇怪。


 毕竟就算是我也知道,即使Master和Servant的契约成立,这家伙也绝对不会认同我是他的Master。


 吉尔伽美什要用自身之力从那个洞穴内部将其打破,就需要魔力供给源的Master。要用这家伙潜藏着的无限之力撕裂那个封闭的洞穴并不简单,但也并非不可能。


 伊莉雅斯菲尔正是知道Master得到这家伙的话就可以从那里逃脱,所以才给了我左手上的令咒。


 如今没有任何办法知道她原本的姿态究竟是怎样的,但是,既然她给了我活下去的机会,那么就绝不能这么白白浪费。


 我必须活着。


 微风吹过。


自身的魔力已经所剩无几,远坂也差不多和我一样吧,此时实在无法从容地应战。


 若是这家伙发动攻击,那么胜负的定夺,就会是我使用令咒的速度和那家伙杀死我的速度之间的比拼。


 紧握的左手,如此灼热。


“……哼。我不会动手的。”


 ——但是,黄金的Servant说出口的,却是如此令人倍感意外的话。


 诶……?


 不会动手杀我?


 朝阳下站立着的英雄王,诚然他的视线十分危险,但那之中确实没有称得上是杀气的东西,至于看向Master的视线那是想都不用想了……不过以这家伙的性格来说还是想杀了我的吧。


“为……什么?”


 所以、我问出了个愚蠢的问题。吉尔伽美什像是有点吃惊一样抱着胳膊。


“没什么,虽然只是形式上的,不过既然我接受了和你的契约那么亲自动手杀了你只会有损英雄王的英名。”


“诶……”


 稍微有点、啊不对、应该是十分、非常震惊。


 也就是说、即使在那种情况下接受了Servant的契约,但既然接受了回过头来杀死Master就是违背了自己的信条。


 ……这家伙、难道实际上还挺好的?


“当然,你这家伙要是横尸街头的话也和我没关系。”


 ——看着他吊起嘴角微笑的样子我改变了先前的想法。


 果然这家伙,实在太让人讨厌了。


 那微笑像是给人带来不幸的蛇,有着人类无法企及的魔性。并没有去制止内心所引爆的不快感,我向吉尔伽美什瞪去,回应我的只是他那冰冷的视线。


 那种不像是在看人的眼神使我咬牙切齿。


果然如此。这家伙和我简直是水火不容的存在,如果说宝具的性能是天敌的话那么不论是本性,不对,是从事物的角度出发来看也一点也合不来。以用信念支撑来行动的那个家伙不同,这个Servant的价值观里有的只是有趣、和不有趣这两个选项而已。


享乐。


虽是英雄,却只追求这两个字的Servant。


“我本来也、不是很想和你缔结契约。”


 …这样的他、被我所救了吗。明知道会后悔不过还是不经意间开了口。


“还不是因为看见你被黑泥侵犯得太惨了才——”


“闭嘴蠢货!想被削成肉片吗…!”


 怒火中烧的双眼。像是被触及到了逆鳞,面对蓄势待发的吉尔伽美什我也正打算做好迎击的准备——


“冷静点英雄王。你的魔力几乎所剩无几了吧。”


 远坂闯入互相敌对的我们之间。


 ……魔力、所剩无几?


 木然地看着吉尔伽美什。那是我的Servant,和Saber全然不同的存在。但是,就在刚才、在那黑泥之中我确实感觉到了和这家伙之间的联系,然而现在,却完全感受不到了。


“虽然不知道究竟你们究竟是有多么乱来,但是士郎和你之间的回路简直乱七八糟。”


 这也就是说。


“维持现在这种状态现世也很勉强吧,英雄王。”


 我无法给予正常的魔力供给,与Saber一样,吉尔伽美什也陷入了同样的状况之中。


 吉尔伽美什缄口不言。若是远坂所言非虚,那么他比谁都更了解自己的状况。那家伙的红瞳直视着远坂。


“……哼。洞察力还不错。“


 就这样,他说着不明所以的话,却也算正面回答了这个问题。


 有风吹过。金光闪耀的黎明之空下、晨风轻佛着我的脸。


 这是、一场战争的结束。


 向我们宣告着新开始的到来。




—— TBC ——


作者原话是这是设定在UBW之后的闪闪线~


麻婆的戏份主要集中在second night,很遥远。


凛和伊莉雅的戏份挺多的,不过都是助攻max


虽然全文肉很多,但是我自己看的时候觉得还是虐度大于甜度一点吧,士郎也好丢下闪闪死去的麻婆也好,还有闪闪都挺让人心疼的,总觉得像快变成白学现场了。


随手乱翻的,文字苍白匮乏,肉就不用指望了,硬件过关还是看原文比较好~


原文地址:https://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6080531








 



评论

热度(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