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mi

超级闪厨,不吃闪攻,梦想有一天能出闪闪的本子。

#拉二闪# 星火长河

镜 -:

 又是西瓜太太 @烏魯克西瓜一斤兩塊八 的脑洞!她发了人设图!!


悄咪咪的说ROLL太太 @一颗ROLL 的摩西特别好看 是神仙的摩西 嘻嘻嘻嘻嘻


顺带一提 ABO元素 注意避雷






正文




 


讲一个故事吧。


 


只有这个故事是一定要传达给你的。


 


无论经过多么长久的岁月,是否它已经被堙没在历史长河,又或许它实际上真正为后世诟病所以无法传述之后,


 


——它永远不会消失,它将永恒存在。


 


 


 


「我」是历史的记录者,是故事的叙述者,请不必纠结事件的真实性。


 


只是有些事情从起始之时就已在冥冥之中决定了其结局,无法改变,逃避不了。请你擦干眼泪,无须悲伤。


 


 


 


那么,


故事就从一场战争开始吧。




Act.01 星之火,萤之光。


 


狼烟纷飞几千余里,战火焚烧数万战士。


 


耀光的黄金之王所向披靡,他立于城墙之上,号炮入他麾下,他一心向民,仅是希冀能够保持永远的和平,为此他独自前进,找寻永恒安定的捷径。


 


神明眷顾的太阳之王欲穷千里,他所背负的暗黑烙印诉说着对立方数以万计的憎恨,他执掌权杖呼风唤雨,化身飓风般嚣张跋扈,他行走的血腥之路描绘野心。


 


屹于城塞之上的王者,赤瞳睥睨万物。异世之光随处彰显频频光射,独属的王者之气概,君临天下。


金眸法老王为日轮代行,翩翩惊鸿,年少英姿。耀光栖息的瞳孔展述肃杀之意,桀骜惊艳的野心蹂躏万物。


 


两对视线相遇了,


是火光的碰撞,隔空相诉杀意。


 


狼烟滚滚,星火亦缓缓。


 


他们谨记对方容颜,铭记永恒的宿敌。


 


 


百鸣缭乱,争斗不休,沐浴刃光无穷尖锐的战意于此碰撞,旗帜之下,刀光剑影。


 


光芒的摩擦,杀意的膨胀。双方互不退让,狼烟的盛宴绽放在幼发拉底河畔——


 


何以燃尽生命?谁以争夺天下?


 


 


 


休战之夜。


 


吉尔伽美什收到战损报告,战事持续过久,国内民不聊生,物资供应不及,在这场维持了数年的争斗中双方从未分出胜负。战火随时都能烧得旺盛,大规模的掠夺对于城门里侧的孩子们而言尚且无法想象,没有人能够决定他们的未来。


 


他把报告书置于一旁,他觉得累了。


支撑他持续战争的运作也该到极限了。


 


“明日,无须派兵。”


 


众人纷纷面面相觑,一时无法理解为人王者。


 


但这才是他们所熟知的王,是统领城邦的贤明君主,是能够看得到身后弱者哀哀悲鸣的善者。


 


明日太阳正嚣之时,吉尔伽美什打算为了解救水深火热的国民踏上求和之路,但这只是一时的休战,王者之尊不容践踏,来日若国盛兵壮,必定相邀再战。


 


 


 


 


同一时间,埃及方面也完全总结了此次战争的全部损失,他们在各个方面都有损耗,持续年岁已久的拉锯战的结果是不分胜负,实则两败俱伤,也该是奥兹曼迪亚斯考虑稳妥取胜的时刻了。


 


敌方军队看似衰败不堪,其领导人的光辉固不可忽略,眺望立于城塞顶峰的星火,直到攻入城下他才发觉那是个人类,存在形式如光源般。那是他的对手,是他要超越并必须打败的男人。


 


与之交锋让他明白,吉尔伽美什统领的军队之所以贫瘠,是他把部分士兵关进城门用以保护手无寸铁、真正弱小的他的国民,在酿成大规模牺牲之前以城门为界,工作交替。


 


真正散发星芒之光的便是吉尔伽美什的领导力,可他软硬不吃,好歹不知,面对成千上万的法老王军队以卵击石,牺牲也拉不下他高傲的头颅。


 


他麾下的军队也会因他们的王如此傲慢任性而感到疲惫吧。


 


“拜服软弱无能之王的傀儡们,真是愚蠢至极。”


“无用的挣扎——”


 


摩西凝望奥兹曼迪亚斯的侧脸,看着他下达了聚集全部兵力的命令。


 


明日,法老王的军队将长驱直入,势必将乌鲁克军队砍杀得片甲不留。


 


拉美斯,


这会是你所期望的发展吗——


 


 


 


破晓的暗光催促星辰入眠,绯色拂晓的幽光触手推搡蛰伏的暗星。于远空之上四下逃窜的日光点亮了战士们眉目间的麻木与疲惫。


 


奥兹曼迪亚斯的最新一天始于不痛不痒的阴翳黎明,


和催人理智加速上线并深思的清晨首份加急报告。


 


摩西静坐于桌台之后,他凝望风吹动的营房木门,


“去看看吧,拉美斯。”


 


法老王的贴身侍卫推开木门,来着是未携带一兵一卒,身边只跟随着他国巫女长的吉尔伽美什王。


 


“乌鲁克王亲自前来吾之阵营,想必并非就此开战吧?说说吧,你只身前往的理由。”


奥兹曼迪亚斯的轻笑自鼻腔传出,多少有低看对方一眼的意味所在。但碍于对方实在过于美好,光源所散发的熠光无法忽视,剑眉之下一双赤瞳清明冷漠,肃若寒星。他身着暗红长袍,周身金饰装点不带分毫剑刃,身姿端庄华美,实则地狱修罗一个。


 


 


名为吉尔伽美什的光源,其光华宛如夜空中的明星,是世间任何森罗万象之物都无以相比的宝藏,让人心生收藏之心,却也促人折煞毁灭。


 


但如果他亲手触碰他温热的胸膛,稍稍用力深入,将心脏绞杀,琉璃般的光源被他捏碎,吉尔伽美什王也不过是他繁盛路上的一粒垫脚石,光源再亮也仅仅只是微光罢了。


 


毫无意义。


 


“你自己也明白现在的处境,我来的目的已然很明显,不必明知故问。”吉尔伽美什擅自落座,赤瞳眼角之尾几根睫毛硬挺仿佛鱼刺般,威仪非凡而不知软硬,这一景观看在面前的奥兹曼迪亚斯眼里似乎给他一种如鲠在喉的压迫感。到底也是为王之人,是损耗他大量兵力的睿智贤明领导者。


 


奥兹曼迪亚斯表以冷笑,“呵,你有什么条件能说服我停战?强弩之末的一座孤城?廉价劳动力?你所能及的还剩什么?你统治的繁荣即将覆灭,除了步入毁灭你别无他选。”


 


“听好了杂种,我不是在请求你的意见,我是建议你最好这么做。你口中的强弩之末也能耗尽你最后一分兵力,我不会在狂澜中止步。而且你连最简单的衡量都做不到,同样身为王,我还真是替你悲哀呢。”怜悯神色爬上面孔,无法过滤的是吉尔伽美什一览无余的嘲讽之色。


 


被满含嘲意的话语激怒的奥兹曼迪亚斯倏地起身,刀锋驭光,尖锐刃尖决然指向金发之王,怒火烧上眉宇。然而吉尔伽美什依旧直视沐光的银刃,年轻的领袖面孔冰冷如纸,犹如从天而降的神明,至高无上不容侵犯。


 


摩西向前一步将之扼腕,示意他不该如此这般冲动。


 


“你就好好考虑吧,幼稚的王。”


 


吉尔伽美什起身,缥缈着似笑非笑的笑意离开。


 


 


摩西撤下奥兹曼迪亚斯手中的银匕首,将其整理收进他腰侧的剑袋,猛然一巴掌拍在肩上,意料之中引来对方不解且略带愤意的眼神。


 


“入秋了哦。”


奥兹曼迪亚斯看向他。


 


“秋天是收获的季节呢,你不想看看丰收的田野吗?”


“已经可以停止了。”


 


他避开摩西的视线,陷入沉思。


 


 


 


短匕首自门扉缝隙急速径直飞出,行走中的吉尔伽美什微微偏头之余抬手将短刃阻拦于指尖之间,回首望去,年轻的法老王果然追了出来。


 


“比我想象的快呢,”他捏着下巴思考一番,“看来,没有这位军师,你们国家的毁灭也许会提早多年吧。”


 


“废话真多,”奥兹曼迪亚斯对于他的刻意讽刺予以中肯短评,目光之中布满不屑却已释然,“我方可以与你达成你想要的和平协议,但我有个条件。”


 


赤瞳微眯,“你说吧。”


 


“既然你认为我不配为王,那你来教我何谓真正的王,怎么样,对你来说很简单吧。”


 


王为子民献祭,还真是宽广之王呢。奥兹曼迪亚斯默默嘲讽,眼底暗影漆黑,未来不清不楚。


 


王者身旁的巫女长欲上前一步提出劝诫,可她尚未开口发言,吉尔伽美什接受条件的铁锤就砸在她心中,响彻耳畔震耳欲聋。


 


“好,只是——”匕首再次出手,而他已预料奥兹曼迪亚斯躲避的路线,脚上踢起一枚石子将短刃飞行的路线偏移,刃光擦破法老王侧面,血光蔓延。


 


“首先你得学会,何谓王的变通。”


 


拭去面上血渍,面上是略带颓靡的阴霾——


 


“你那挑衅,我确实收到了。”


 



评论

热度(505)